深圳市辉佳怡科技有限公司 > 联系我们 >

七大子生态之一的乐视体育

时间:2017-12-21 09:5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那天的现场,除了CEO雷振剑等乐视体育管理层外,还有贾跃亭的亲信、乐视移动总裁阿木(其已于2017年8月离职)。这些情绪愤怒的股东们现场质问阿木——贾跃亭究竟是否拆借乐视体育B轮融资?何时偿还?
  于是,这场乐视体育成立三年多后才第一次召开的股东会,主题从“借钱”演变成“追债”。最后的结果是,这次借钱也未能如愿。
  坐不住的还有那些明星投资人。2017年年中,青年演员贾乃亮找到雷振剑希望大股东回购股份,但被劝回。在B轮80亿元融资中,包括10余位娱乐明星投资,合计投资逾1亿元,其中演员刘涛一人出资达5000万元。
  事实上,公司资金链断裂的苗头最早暴露于2017年2月。彼时,因拖欠亚足联一笔2675万美元的版权费,乐视体育面临解约风险,最后关头,雷振剑找孙宏斌借钱,试图补救。但最终未能如愿,体奥动力取代乐视体育,成为了亚足联新的合作伙伴。
  一封举报信,和被意外发现的42亿元资金“挪用”
  贾跃亭究竟是否拆借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拆借资金规模多大?乐视体育资金链告急是否系因于此?
  2017年12月15日,腾讯《棱镜》独家获悉,一家乐视体育重要投资人股东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起诉书,指控雷振剑、董事长高飞等人,违反公司章程,未经合法有效决议授权,而为乐视控股提供约40亿元巨额借款,其要求被告人赔偿股东损失1亿元。
  目前,北京三中院已受理此案,上述被告人的财产已经被法院冻结。(详情请见《棱镜》此前报道《乐视体育雷振剑遭起诉 被指拆借40亿致股东利益受损》一文)
  事实上,就在此次起诉之前,已经有股东发现乐视体育B轮融资被拆借一事。
  腾讯《棱镜》独家调查到,自2016年4月至2016年6月,乐视体育陆续分多次向乐视控股划转打款约42.67亿元。一家机构股东查阅公司乐视体育财务资料时发现了这一问题。这家名为“德清凯佼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机构是乐视体育B轮股东,其投资1亿元,持股0.46%。
  2017年6月,这家机构股东对乐视体育进行拜访并查阅相关资料,随后向公司发出了《财务资料之反馈意见函》,除资金问题外,其还要求查阅“2016年4月11日起,乐视体育所有董事会会议召开情况、董事会会议记录以及董事会决议”等文件,但并未得到公司的回应。北京,临近冬至,寒风刺骨。总部办公地租赁在电通创意广场的乐视体育,没能逃脱“互联网百慕大”的酒仙桥魔咒。
  五万亿体育产业大风口中,这家估值一度超过215亿元人民币的明星公司,曾野心勃勃地打造了“赛事运营+版权内容+智能硬件+增值服务”四大业务板块,在资本市场众星捧月,在行业中一度呼风唤雨。
  短短两年之后,如今的乐视体育,公司核心版权业务因资金危机几乎转售殆尽,职员数量从巅峰时的逾1000人锐减至不足200人,其中一座办公大厦人去楼空,留下来的人也时刻为是否能按时领到工资担惊。而大股东贾跃亭远遁美国,至今未归。
  而可能让它驶入更复杂、未知险境的是:正在发生的股东对管理层的起诉被立案,过往管理问题被究责、以及各怀心事、前景不明的重组。
  从众星捧月到陷入生死危机,短短两年间,乐视体育究竟发生了什么?其中矛盾与纠葛如何被激化?谁需为此负责?它如今是否还有一线生机?
  在过去两个月中,腾讯《棱镜》面访了这家公司的CEO、在职及离职的核心高管、主要股东以及职员,还原了乐视体育这辆曾经的“疯狂列车”是如何一步步驶入如今的迷途。
  被激怒的股东,和一场迟到三年的股东会
  “我本人如果不扛的话,这家公司可能在(2017年)4、5月份早就没了,当时已经极度困难了,后期都是我个人借的钱补贴公司基本运营。”2017年10月底的一天,傍晚时分,在电通创意广场的一间办公室里,身处风暴眼中的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向腾讯《棱镜》如此描述乐视体育曾经的险境。
  2016年11月,自贾跃亭发出那封承认资金链趋紧的公开信之后,作为七大子生态之一的乐视体育,半年间相继失去了亚足联、中超、英超等核心版权资源。
  资金链危机此时已开始暴露。
  直到2017年5月26日,乐视体育宣称完成25亿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雷振剑称找到了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拿到千亩土地加数亿现金,部分新老股东也计划出资增持股份,公司则从版权内容运营商转型成为体育小镇的开发和运营商。
  彼时,乐视体育一度等到了自己的“白衣骑士”。不过交易迟迟未能完成,这让外界怀疑这或许只是一场独角戏。
  对此,雷振剑回应,“B+轮还在进行,前提是去乐视化能够成功,包括公司品牌、治理结构及股份变化。”
  两位不同信源向腾讯《棱镜》描述称,宁波一方曾要求乐视体育拿出一份针对当地资源禀赋和公司如何全面结合的总体方案,但因为政府关系运作能力上的短板,乐体一直未能拿出令宁波满意的答卷。此外,当初设计的先期资金投入计划,也因为乐体无法如期完成迁址工作而处于停滞状态。此前,他们原本打算最快2017年年底前,将总部从北京搬迁至宁波。
  “虽然目前B+轮工作并未终止,但双方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一位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透露。
  与此同时,寄希望于老股东继续给公司注资的计划也未能成行,而当初基于为董事会、股东会提供重要支持而设的战略管理委员会最终也未能发挥积极作用。
  紧急融资未到位,持久累积起来的股东矛盾却已开始“喷涌”。此时,外界已出现传闻,乐视体育的资金危机,系因贾跃亭拆借了乐视体育巨额的B轮融资,但这些说法一直未被乐视体育确认。
  腾讯《棱镜》核实到,2017年6月的一天,就在B+轮融资发布会结束后不久,电通创意广场涌进迎来了一群“愤怒”的股东。面对资金匮乏困境,乐视体育管理层当时原本计划召开一次股东会,将章鱼TV等公司资产过户给新理益集团,以获得6000万元人民币借款,待资金得到周转后,再将这些资产赎回。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